唐駁虎:兩位“復仇約翰”,讓特朗普連任夢斷
新世代

唐駁虎:兩位“復仇約翰”,讓特朗普連任夢斷

2020年11月17日 19:53:48
來源:唐駁虎

核心提示:

1. 從拜登慘敗到重新收復最基本的“藍牆”州、逆轉形勢,再到特朗普與拜登膠着不下,以及拜登最終拿下賓州20票確定取勝,2020年美國大選彷彿超級過山車。

2.特朗普曾毒舌攻擊曾為戰俘的前共和黨資深參議員約翰·麥凱恩(John McCain),並顯露出將陣亡軍人看作“Loser”的想法,導致在亞利桑那有重大影響力的麥凱恩家族幫助拜登贏得亞利桑那,而傳統上偏向共和黨的海外美軍投拜登的比例也達到了80%,特朗普只剩20%。

3. 佐治亞州前民主黨資深眾議員、黑人民權領袖約翰·路易斯(John Lewis)也曾被特朗普公開羞辱,路易斯調動了佐治亞州黑人選民的投票熱情,幫助拜登讓佐治亞翻藍。

4. 美國大選的結果會按照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:12月14日各州選舉人完成象徵性的總統選舉投票,1月6日選舉結果由參議院議長(即時任副總統)拆開,國會計算票數,並宣佈法律意義上的大選正式結果,1月20日新總統上任。也就是説距離拜登當選總統至少還差着小兩個月。

5. 美國大選由各州自行組織,並沒有聯邦層面的專門的政府機構統計彙總確認大選結果,所以大選結果其實是由新聞機構組織團隊統計各州投票結果,並進行結果推斷,提前宣佈的。各個媒體結果可能不一致,歷史最悠久的美聯社在這方面是相對最權威的。

10多天過去,亂糟糟的美國大選第一輪點票基本結束了,拜登基本上贏得了大選。

然而由於特朗普仍在像一個不服輸耍賴的小孩一樣,指責大選舞弊,四處發起“訴訟”,目前美國局勢仍存在波動性,更因各種傳聞使得人們還在關注。

要看清當下局勢,就得想搞清楚美國大選的一些剩餘問題。要超越所有的段子、傳聞、謠言、雞湯,才能看清楚美國的局勢。

超級過山車——美國大選回顧

今年美國大選的正式投票日是11月3日星期二。

美國東部時間比中國的北京時間晚13小時,也就是基本屬於晨昏顛倒,美國的上午是中國的夜晚,美國的下午是中國的凌晨,美國的夜晚是中國的上午,美國的凌晨是中國的下午。

為敍述方便起見,這裏主要採用美國東部時間為準。

在3日投票結束後,各州開始開票。很多人沒想到,這個夜晚(中國的4日週三白天),過得如此跌宕起伏,緊張刺激。

隨着東部各州的第一批開票,選前拜登寄予厚望的、在美國大選中歷來具備指標和風向作用的第三大票倉佛羅里達(29),不但沒有如願翻藍,反而差距迅速拉大,最後很快以超過3%的差距——3.4點結束戰鬥。

要知道,近些年來,即使是總統勝選人,都很少在這個激烈的戰場州拿到1%以上的優勢。

隨後,原本抱有一點希望的全國第二大票倉德克薩斯(38)也沒有拿下。

德州原本只是期望,這也罷了,與此同時,另一個指標性的大州——俄亥俄(18)也輸了。

從1964年以來,每一位勝選總統都全部贏下了佛州和俄州。拜登居然都輸掉了?

再來看他的基本盤,不看不要緊,一看嚇一跳。在選前雙方特別是拜登和民主黨下大力氣耕耘的三個“藍牆州”,拜登落後的幅度更加驚人:

密歇根(16)落後10%!威斯康星(10)落後12%!最關鍵的賓夕法尼亞(20)落後高達15%!已經是完全深紅州的樣子,這也太瘋狂了吧?!

到北京時間的中午、美國的子夜時分,似乎大局已定。

拜登不僅是輸,而且是意想不到的空前慘敗,這與選前的預測天翻地覆,拜登的支持者們心情更是絕望。

特朗普光榮連莊!改編歷史上拿破崙復辟的法國報紙標題,立刻成了最火的段子。

拜登磕磕絆絆大反擊

但是,看到三個“藍牆州”令人“不可思議”地深度變紅。之前真正瞭解和理解郵寄選票的人,就能明白,這是怎麼回事。

這不是拜登慘敗,而是民主黨支持者大都去提前投票和郵寄投票去了。因此當天投票的大都是共和黨支持者。

而這三個州又都是先開當天投票站選票箱裏的票,再來開提前投票和郵寄選票。所以一開始共和黨的紅票佔據了這幾個淺藍州。

藍軍主力都埋藏在了後面的郵寄選票裏 ,很快就要大反攻了。

所以,美國時間凌晨,中國時間下午1點半左右,拜登出來對沮喪的支持者們發表了電視講話,大意就是“不要慌,大局在握”。

與此同時,一貫愛嘚瑟的特朗普,也不敢在電視講話和推特里宣佈獲勝,只是説,“民主黨人欺詐的郵寄選票正在源源不斷地湧來”。

果然,到美國時間4日早上,新一批選票點完,威斯康星的形勢在清晨6點逆轉,接下來,密歇根也在上午9點逆轉。

最基本的“藍牆”收復了。但關鍵的賓州還落後60多萬票,差距在10個點以上,不像是能夠翻藍的樣子。

同時令人意外的是,西南部的兩個州——4年前轉淺藍共和黨想奪回來的內華達、有待轉淺藍的亞利桑那,拜登卻早已建立了優勢:

一開始內華達州領先5點以上,亞利桑那更是領先10個點以上!

再看東南部的兩個淺紅州——佐治亞、北卡羅來納。

佐治亞是偏紅8個點,但北卡卻是拜登居然領先20個點?深藍?

拜登守住了內華達(6),又搶下亞利桑那(11),意外的拿下北卡(15)?不管賓州(20)拿不拿得到,總還可以獲勝。

膠着的大選周:兩攻兩守

但是,在接下的4、5兩天(週三週四),形勢又都發生了變化。

先是北卡風雲突變,在開票超過一半之後,特朗普開始了追趕。直到開票80%突然逆轉,特朗普逆轉了1.5個點。

接着,西部的內華達、亞利桑那也出現了類似的迅猛追趕。

在內華達,當開票進度從65%前進到86%,特朗普的選票差距從5.4萬張追到了8000張,點數差從5個點以上,追到近乎平手。

在隔壁的亞利桑那,同樣是在開票進度超過70%之後,特朗普的選票差距從10個點以上,縮小到3個點。拜登在這裏又有點懸了。

但在南方的佐治亞,當開票超過80%之後,拜登也實現了追趕。選票差距從30萬以上,迅速減少到3萬。

原本拜登領先的——北卡紅轉藍,內華達、亞利桑那有懸念甚至危險,

原本特朗普領先的——佐治亞減少到3萬,賓州依然差距超過30萬票。

在大選後的第一個白天,星期三4日的懸念依然很突出。四個州形勢都不能説明朗,雙方各自處於攻擂與守擂階段。

到星期四5日,情況又發生了變化,在拜登追趕的東邊:

賓州的郵寄選票終於開倉放閘,在新湧入的“藍軍”(民主黨支持率很高的羣體郵寄選票)支撐下,拜登的差距從20萬減少到2萬,翻藍在即。

佐治亞則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在清點不到剩下的6萬張選票,拜登把差距一路追到3000張。但總體來説,局勢明朗。

但在拜登防守的西邊:

亞利桑那,拜登的優勢則以非常緩慢但堅定的速度在減少。

內華達,拜登渡過了4日的危險期,選票優勢有所回升。全世界吃瓜羣眾對着這兩個州,真是着急上火。

最後打破僵局的,還是佐治亞州的亞特蘭大。 他們連夜緩慢點票,終於在最人困馬乏的星期五6日凌晨4:30(中國時間下午5:30),宣佈拜登反超成功!儘管最初僅有微弱的900票。

當佐治亞打破了僵局,萬眾矚目的賓州也不再拖延了,早上9點(中國時間晚上10:00),一上班,立刻宣佈,拜登在本州也反超成功!

此時此刻,賓州20票在握,再加上佐治亞(16)翻盤;即使亞利桑那(11)、內華達(6)都丟了,一進一出淨得19票,拜登也能在“藍牆州”253票的基礎上加上36票,達到289票,穩贏。

所以,中國時間星期五6日晚上10點,我們最早宣佈了拜登確定取勝。

毒舌的代價

最後,拜登防守的西部,內華達的優勢恢復到3.7萬票,亞利桑那則只剩下1.15萬票,以有驚無險的態勢守下——

計算得知,特朗普要想反超,尾票的紅率不得低於59%,但實際僅在53%~56%之間浮動。

拜登反攻的東部,佐治亞最後穩定在1.4萬,賓州達到了5.4萬。這邊尾票的藍率達到了70%甚至80%以上。

因此,按第一輪點票結果,拜登再拿到了西部兩個州的11+6=17張選舉人票,總計近7800萬張普選票和306張選舉人票。

比起事前盤點的民主黨基本盤259票(含內華達6票)+賓州20票,這次拜登額外拿下的是原先的淺紅州亞利桑那(11)和佐治亞(16)。

很多美國人説,有兩位已逝的約翰成為復仇約翰,輔佑拜登這次大選:

亞利桑那州的前共和黨資深參議員、被特朗普羞辱過的約翰·麥凱恩(John McCain),佐治亞州前民主黨資深眾議員、被特朗普羞辱過的黑人民權領袖約翰·路易斯(John Lewis)。

約翰·麥凱恩(1936~2018),相信較關注美國政情的人都認識了。在2008年共和黨聲譽被小布什搞砸時,“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”,麥凱恩作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,被拿出來與奧巴馬應戰。

他出身軍人世家,祖輩參加過美國曆史上自獨立革命到越南戰爭以來的每一次戰爭,祖父和父親還是美國唯一的父子海軍四星上將。

1967年麥凱恩在轟炸越南河內時被擊落成為俘虜,此時其父又被任命為美軍越南戰區總司令,越方提出可以釋放麥凱恩。

但為了維護家族觀瞻,麥凱恩拒絕。直到1973年雙方簽約停戰後才一起獲釋,在戰俘營呆了6年。

麥凱恩被釋放回國後,多家主流媒體把他打造成了戰爭英雄,這為他步入政壇打下了基礎。

但早在1999年,特朗普在電視上就對各總統候選人評頭論足,説到麥凱恩,“他被俘虜過,俘虜怎麼能算英雄?我不喜歡俘虜”。

此後還多次説麥凱恩是俘虜,並認為這是麥凱恩的“把柄”“人生污點”,可以因此蔑視、嘲笑、攻擊。

約翰·路易斯(1940~2020),路易斯是美國60年代民權領袖中最年輕的一員,也是最後一位去世的。

路易斯從學生時期就投身平權運動,是華盛頓百萬人大遊行的組織者之一,曾多次與馬丁·路德·金共同參與爭取平權的抗議遊行 。

在後民權運動時代,路易斯逐漸轉入主流社會和政壇,繼續為黑人權益爭取非暴力鬥爭。

兩個約翰恩生前同樣都是曾經尖鋭批評特朗普、也被特朗普公開羞辱。

在麥凱恩2018年因腦癌、路易斯2020年因胰腺癌去世後,特朗普自然拒絕同布什、克林頓、奧巴馬等前任總統一起參加葬禮,當然這兩人生前也拒絕特朗普來自己的葬禮。

|2018年麥凱恩的葬禮

拜登能贏亞利桑那,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獲得了在該州有重大影響力的麥凱恩家族幫忙,麥凱恩的遺孀辛迪親自為拜登站台。

路易斯則調動了佐治亞州黑人選民的投票熱情。兩個約翰幫助拜登讓自己的故鄉翻藍。

|今年夏天約翰·路易斯的葬禮

特朗普的毒舌不止一例,最令全國沸反的是去歐洲參加一戰紀念時不去陣亡士兵墓地,並被媒體捅出他認為戰俘、陣亡軍人都是“Loser”。

這種極端市儈的思維自然引發了美國2000多萬退伍軍人的大反彈。被美國人崇敬的陣亡軍人,成了特朗普眼中的“衰人”“窩囊廢”?

雖然特朗普本人竭力否認,但從此前他對麥凱恩接連多年的攻擊就能推斷,這種荒唐缺德的思維就是他的真實想法。

言行必有果,從佐治亞和賓州最後清點的一批特殊選票——海外美軍與眷屬的票就能看出,海外美軍投拜登的比例達到了80%,特朗普只剩20%。而傳統上美軍都是更偏向共和黨的。

特朗普自己的言行,自己負責吧。

拜登是勝選總統了嗎?

在上個星期五(13日)的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,面對數天來不停地追問,發言人汪文斌表示:

我們一直在關注美國國內和國際社會對這次美國總統選舉的反應,我們尊重美國人民的選擇,我們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賀。同時我們理解,美國大選的結果會按照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。

不少媒體在給這段新聞起標題的時候,寫成了“中方祝賀拜登當選美國總統”。這顯然是錯誤的歸納,壓根沒看最後一句。

而且拜登雖然在美國大選第一輪點票理論上獲勝,但即使不考慮特朗普的訴訟,跟當選總統至少還差着小兩個月呢。

根據從馬車時代延續至今的程序傳統,在11月初的大選日——第一個星期一後的第一個星期二,各州公民投票,決定本州的結果傾向。

然後各州選舉人團於12月中的州選舉日——第二個星期三之後的第一個星期一,又是一個拗口的日子(今年是12月14日),在本州首府聚集,完成象徵性的總統選舉投票。

根據制度規定,各州的選舉人(Electors)只是橡皮圖章,必須宣誓按照該州選民的投票結果,來填寫自己的總統、副總統選票。

所以,這一天才是真正的“美國總統選舉日”。各州的選舉結果將被當場封緘,送往首都華盛頓。

直到來年1月6日,才由參議院議長(即時任副總統),在新一屆參議院和眾議院全體議員面前拆開。

然後國會計算票數,並宣佈法律意義上的這次大選正式結果。這時候才算是正式的“當選美國下一任總統”,然後在1月20日上任。

這才是“美國大選的結果會按照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”的正確理解。

選舉拉長?本來就是選舉季

有人覺得今年選舉日拉長成了選舉周、選舉月了,但實際上美國大選本來就是選舉季,時間可長着呢。

但實際的結果,通常在大選投票日當天晚上,便可根據各州選舉結果算出。今年晚了4天,但依然是有人宣佈了。

要知道及強調,美國的國體截然不同,他不是一個單一制的國家,而是聯邦制的國家。“United States of America”的準確翻譯,應該是“美洲聯合州”,或者“北美洲聯邦”。

美國的大選是由各州在統一的投票時間下,各自自行組織的。美國憲法第二條規定,各州的立法機構確定本州大選選舉規則,而且沒有中央選舉委員會之類的機構統一協調、組織。

從核心的組織與實施來説,州下面各個縣的選舉辦公室確認自己的票選結果,上報到州務卿(有3個州沒有州務卿則由州長或州政府負責),州務卿再彙總認證總的結果。在12月8日之前,確認本州的最終結果即可。

而且由於選票數量大、需要等各種特殊選票都完成登記計算,這個由州務卿正式認證的本州最終結果,正常情況下也要11月20日之後才出來。

無論11月20日、12月8日、12月14日還是1月6日,對美國本國民眾或者其他國家吃瓜羣眾來説,這麼晚才知道誰贏得了這個國家的最高職位,實在太慢了。

而且由於在聯邦層面,並沒有一個專門的政府機構統計彙總確認大選結果。怎樣才能儘快知曉大選結果呢?

考慮到公眾期待,所以部分主要的新聞媒體會組織團隊統計各州投票結果,並進行結果推斷,提前得出結果。

這就是新聞媒體發揮作用的地方——自1848年以來,以美聯社為代表的新聞機構就一直做着這項工作。

這就是美國大選的特色——大選結果其實是由新聞機構提前宣佈的。

美國大選是由媒體來宣佈的

大型媒體擁有選舉專家,以及數據統計人員,他們對每個縣的規定、程序、特點都有深刻的瞭解,會第一時間彙總各州、各縣的開票統計結果。

然後再來推斷,尚未計算的票數是否可能讓落後的候選人翻盤。如果確認翻盤概率小於某個值,那媒體就會宣佈該州的投票結果。

美國最重要的總統大選,公眾所認知的結果,就這麼依靠各個媒體通過自己的統計進行分析並宣佈,因此結果往往還不一致。

比如今年大選的後兩天,包括CNN在內的很多媒體,把特朗普追趕的亞利桑那劃出拜登勝選名單。

但美聯社及使用美聯社結果的FOX最早宣佈拜登取勝,此後也沒有更改。而最後的確是拜登有驚無險地贏了,特朗普未能翻盤。

再比如2000年的大選,在大選日次日凌晨,很多媒體都提前宣佈小布什贏得佛州,消息在2點多就發出去了。

但美聯社遲遲不發消息,到了凌晨4點,它們的專家認定,選票差距過小,無法判定誰贏誰輸,隨後其他媒體也隨之更改。

因此,歷史最悠久的美聯社在這方面是相對最權威的。從出結果的過程來看,先後順序基本上是:

吃瓜羣眾根據選票情況基本認定勝負——美聯社確認——勝選者發佈勝選演講——各州州務卿簽字認可本州最終結果報告——本州選舉人團按結果投票——禮儀性的其他程序。

進入重新點票的2020年

美國東部時間7日星期六中午11點47分(北京時間2020年11月8日星期天凌晨0點47分),美聯社率先官宣拜登獲得2020年總統大選勝利,隨後全美各大媒體跟進。

然後到美東時間7日晚上8點(北京時間8日上午9點)的夜間電視黃金時間,拜登以“當選總統”身份發表勝選演説。

但是,眾所周知,特朗普現在完全不服,接連兩天宣佈自己勝選。當前需要關注的就是——特朗普還存在翻盤可能嗎?